学校首页
烹小鲜的哲学
作者
李诗妍
来源
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9-11-15

分享

在我平凡的小家庭里,也有一些不平凡的东西,它隽永而深厚,深沉而内敛。俗语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家对此深以为然。我的外婆已九十高寿,虽年迈但仍旧康健。古有言,治大国若烹小鲜,外婆只是一个平凡、勤劳、朴实的妇女,但她烹小鲜的哲学贯穿这数十年我们这个家庭所经历的风波动荡,也照亮了她服务群众,热心为国的一生。

投身社区,热心为国

刚解放,外婆作为一个女子,是一位贤妻,也是一位良母,但她却不甘局限于自己的小家。她开始积极参加社区街道工作,还加入了群众们成立的“翻身组”。在那段朴实的岁月,物质生活水平不高,但人与人的距离却比现在更加贴近。邻里之间,在彼此和睦亲热的同时,也难免存在着张家长李家短的小纠纷,小家庭的矛盾也是此起彼伏。这些琐事,有的甚至难以说清是非对错,但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时间和耐心,但外婆却处理得得心应手。

她说,做社区工作,解决的就是老百姓间的琐碎纠纷。这就好比做菜,你需要付出的就是足够的耐心和细心。这就是一位平凡妇女拥有的“哲学”,她确实也是这样做的。直到1958年,在这段时间,她参加社区工作四年,却调解了无数起纠纷,缓和了无数个家庭的矛盾。外婆以她亲切和耐心,获得了街坊邻居的信赖。

这份“哲学”更融入于她热心为国,甘于付出的血液中。1954年,面对滚滚洪水,外婆奋不顾身地参加了武汉抗洪大战。那时整个武汉几乎都被淹了,而外婆一个柔弱的女子,发着高烧仍旧坚守在堤坝上,直到洪水退去。每次听她讲起我仍觉得不敢相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坚持与勇敢?外婆没有回答我的疑问,却谈起了她第一次做饭的故事。外婆原本出身于一个相对富庶的家庭,出嫁之前她也曾被视作掌上明珠。然而,婚后她便卸下少女时的一切,去承担她的责任——一个任劳任怨、终日操劳的妻子和母亲。第一次拿起菜刀,她甚至怕得不敢下刀,唯恐会切到自己,但想到家人,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下切。

她站在砧板前这么想,站在堤坝上面对怒号的洪水,也是这么想。她是一个干部,一名共产党员,背后承载着无数的信任,这些信任来自于她终日服务,如同亲人般的街坊邻里。她不能萎靡困顿地倒下,她必须站在最前面,像一座碑石伫立在堤坝上,拦住滔天的洪水。

特殊年代,不变初心

我的外婆在十年浩劫的动荡岁月里。数次经历分离,也数次忍受着煎熬。

当时外婆抚育着五个孩子,为了响应国家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外婆含泪送走了她的大儿子,这是她经历的第一次分离。1969年,大女儿作为医护人员支援三线,又一个孩子离开了她的身边。紧接着不久,小儿子也被送往了农村。这时她的身边仅留下了两个年仅几岁的女儿。与骨肉的分别后,外公也被下放到五七干校,而外婆却被隔离起来。不让她工作,也禁止她回家,住在牛棚里,不停地写材料,交代莫须有的问题。她一边写,一边哭,心里焦急似火,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担心留在家里的两个女儿无人照料。

总之在那段岁月里,一切都那么苦。我无法想象外婆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丈夫不在身边,儿女也离开了,她在狭小黑暗的牛棚里,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她说,还记得我和你说的故事吗?那个我第一次做饭的故事。那个时候菜刀在我面前闪着冰冷的银光,我甚至觉得没有比那个更恐怖的事情了,但我还是克服了困难。那时被关起来,我总是一遍遍想起做菜的那个心情,然后想着当时是怎么过来的。现在想起,是因为我的丈夫和儿女。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不得不去战胜恐惧,因为还有我的家人们在等我,所以我不能放弃。

这是她所拥有的智慧,我把它称之为烹小鲜的哲学。一个普通的妇女,没读过多少书,所知晓的哲理微乎及微,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然而天下事,大到治国,小到做饭,又何尝不是相通的呢?外婆能将她拥有的小智慧转变为她投身于社区工作、置身于危难之中的智慧,这何尝不是一种大智慧。1980年以后,她回到了挚爱的工作岗位,参与社区工作并任党支部书记,在社区工作的几十年中,初心不改,乐于奉献,虽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成就,但却用自己的行动保证了一方的和谐平安。

回顾我们这个小家庭这些年的经历,外婆就像一位成熟的船长,引导着我家这艘小船,度过一次又一次波澜。她将烹小鲜的哲学不仅运用到挚爱的工作岗位上,也成为她战胜苦难的法宝。从小家说大国,我们国家这艘大船,在时代浪潮中何尝不是如此。我们的祖国在一次次的历史变迁中,从一个贫瘠被压迫的弱国,一步步走到今天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也是靠着这种智慧和哲学吗?卧薪尝胆,耐心坚守,责任担当。家是国的缩影,国又是千万家的集合。70年来,我的小家从困苦走向红火,而我的祖国也必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文章录入:B_xueying  编辑:赵琳琳
视觉
新闻最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