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初雪
作者
孙梦尘
来源
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9-11-15

分享

哈尔滨飘落初雪那天,我正和课题组的同学们一起收拾实验室,不算大的实验室里响着《时间煮雨》,还伴着弱弱的跟唱声。一个男生突然喊了句:“咦,哈尔滨下雪了”,我们一窝蜂地窜到窗户前,只见窗外雪花扑簌簌落下,短短一会,外面就笼上了一层薄薄的细雪。那个男生紧接着跟了句:“多看看吧,明年可就看不到了。”我转头看向他,思绪开始发散起来。

倘若以秦岭淮河为线,来自湖北的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南方人,但湖北的冬天并非不飘雪,来到哈尔滨之后我也不曾展露出南方人逢下雪少见多怪的惊异之态。只是来了之后,我才知道“撒盐空中差可拟”和“未若柳絮因风起”各具意味。哈尔滨的雪干燥难化,像极了盐巴;湖北的雪则柔软易化,冬日外出还得撑上一把雨伞防止沾湿衣物,以“柳絮”喻之更佳。但我的北方朋友们料定我不曾见过雪,来到哈工程第一年的那场初雪,他们告诉我冬天的铁栏杆是甜的,尤其是初雪过后,会是草莓味。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他们却一脸窃喜,似乎笃定我趁着没人便会偷偷去舔栏杆,以至于每每见我都忍不住观察一下我的舌头是否完好。虽然逃过了“甜栏杆的诱惑”,我看到下雪的冷静淡定也依旧没有维持住,破绽出现在之后的打雪仗。当我蹲在雪地里捏着很难成团的雪球,劈头盖脸的雪已经朝我袭来,衣服上、脖颈里的雪让我瞬间意识清明,身着白色羽绒服的我差点在雪地里踪迹难寻。这场教训也并非没有用,甜栏杆的诱惑和打雪仗被我一一“应用”在学弟学妹身上,就这样,我跟着这群北方人忽悠了四年的南方人。

在哈工程的第五年,之前的室友、同学散落到全国各地,我也结识了很多新鲜有趣的人。研一那年的初雪,刚刚结束实验的我们趁着下雪去吃铁锅炖。巨大的铁锅里装着飘香的排骨和鸡肉,铁锅上的一圈边沿烘烤着玉米饼,中间的木架子上还蒸着花卷和鸡蛋羹,热腾腾的香气毫无顾忌地从掀开的木锅盖下飘出。我们围坐一圈,大花布的椅垫,门口挂着“赵四家”的木牌,大快朵颐间伴着闲话家常,倒真像是在热情淳朴的东北人家做客,温暖又恣意。

“你跟这儿凑什么热闹,你明年还在这呢”,那个男生的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拽了回来,看着身边的师兄、师姐,忽然提前感知了分别的味道,又似乎想起了和曾经的本科室友、同学分别的情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漫漫世界中的每一次相遇构成了我生命的奇迹,那些年陪我看雪的人,我想你们了。

文章录入:B_xueying  编辑:赵琳琳
视觉
新闻最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