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学网 公告:

  没有公告

 | 网站首页 | 新闻NEW | 工学视界 | 人文 | 思政 | 学习 | 法律 | 国防 | 影音 | 校庆 | 
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人文 >> 原创文艺 >> 小说磨坊 >> 正文
一场照面
作者:罗行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80 更新时间:2015/11/9 22:00:33

1  

那些故事,恍如一场照面。  

云直家底算得殷实,且人高马大,仪表堂堂,倘在古时,颇有富公子的味道。如今毕业已去两年,大有将欲成家立业的男子汉气度。  

记得那日我们三人是在酒吧一场大醉,还属路芜醉得最深。  

都说酒是失意人最好的慰藉,又逢知己,又遇别离,满肚子的愁苦心事如受伤的野马般脱缰而出,尽数宣泄开来。  

依我们看,路芜这次是用情太深了,也难怪这小镇腊月的雪纷纷扬扬地下,下得太深,才醉得深了吧。  

我愈是醉酒,愈是解得开心中的结,仆仆风尘的滚滚人世,我终究得以逃脱。然而路芜不然,他醉后,愈觉放不下——打电话、发短信,之后就痴痴地等,人家连回复的心思都没有。一连串的关心,半天收到一个冷漠的“谢谢”,他还是咧嘴笑了,浮起一脸的傻笑。  

作为兄弟,有时我们倒也不好规劝他,他开心就好了吧。尽管他的付出,显得那么徒劳。  

   

2  

我们三人,自读书时代一去不复返后,便很少再聚了。那日各自从外地奔回,都算是积郁了良久的心事。  

然而想起我们多年之前的第一次酩酊大醉,还是因为同一个女孩。  

当时我们三人已是同进同出、不分你我的手足般情深了。而懵懂的情窦初开,竟也不约而同地献她,爱得出奇地神似。  

水荷是中途转来我们班的,后来,我明白,她太美丽,就像她送我那个孤独而易碎的杯子。再后来,她和云直在一起了。我和路芜选择了祝福。只是,我们都曾偷偷地抹下眼泪。  

很多故事,我们以为还有后来,一直等,一直期待,结果时光是爱开玩笑的,我们终究越走越远了,远到陌路,远到天涯尽处,远到最后一面都不知是在人群中的哪一幕。  

后来,我们也终于相信,再不会有后来了。  

之后,生活是迷钝的。感情在长期的漂泊苦旅中,宁缺毋滥的信条也被岁月蚀骨作腐,但每次失败的放肆以后,都会清醒地看到,我们放不下的,还是她。  

路芜说,之后爱上的,不过是身上带着她的影子罢了,说释怀,就真的释怀了吗?
然而,我们是必须要释怀的。  

路芜用见一个爱一个的花花肠子来形容自己放纵不羁的浪子天性,花花世界,随处留情。其实,这不过是为自己锁上躯壳罢了,煎熬自己,麻木自己,只是为了忘记。
也是为了,有一天能真正找到自己的幸福。  

所以,酒吧那场苦酒大醉,路芜告诉我,他在世间不过匆匆一遭,承受的一切孤独与无奈,都不曾声怨,常做配角,也努力演好,只想和命运配合,哭笑尽兴,这次才放任了心。  

当然,话语的间隙,他反复将手机从兜里掏出查看短信和电话,微红的面颊和不太灵活的目光便能透出他深醉的孤独。  

   

3  

我不认识他手机里的那个女孩,只是听说她大他一岁。后来,见过几面,知道了她叫月婵。
他们是同事,在一个公司实习。长久的相处却互不打扰,倒是一次同行出差的机会,相谈融洽,忽觉志趣相投,互相赞慕有加。出差工作完成出色,回来后公司包了一场KTV,他们俩合唱了几曲,有首《我们的歌》,他说,他们都很喜欢。那画面很美。当晚设宴庆功,路芜喝得烂醉如泥,难以想象,那种醉,竟是一般愁苦滋味。  

因为来时,他已明白,他自己动心了,而她,只是当他普通朋友。  

那晚喝到不省人事,已是翌日凌晨,他赖着要送她回家,到了她家楼下,浅浅交谈了一番,索要了一个拥抱,人走后,他在楼下,站了很久。  

后来他觉得,当时是幸福的。那么真诚。  

那些日子,是路芜后来很久谈起的。以及些许零星散碎的文字在他的日记本上错落有致。
翌日,逾过日中,他才懒懒抚揉着惺忪的睡眼。没有请假,下午照常去了公司。  

他们的实习期马上就快满了,确切的说,年底即止。开年,路芜将会被调往北方,这是几个月前就接到的实习通知里的明文安排。而她,依旧会在这个熟悉的城市。  

他怎么舍得,如此匆匆就将告别。他并不忍心,说出后让她有为难表情。就深藏在心。
他们还是在公司相遇,他故作镇定,含笑奉上关心。她也真诚热情,互相谈笑风生。  

只是这一月,弹指间便悄逝了无踪影。我想,这段他自以为了解对方的时光,定会是他感到最美好的年华。相处得那么融洽。  

   

4  

实习结束后,有月余的年假。  

关于这里,路芜的讲述寥寥几句,甚至只吐出了几个关键词,倒不如直接摘录几段他的日记好了。  

“自此往后,相见何难,小婵再有几日就要回老家过年了,及是别离,便要这再见二字说得用力一点。”  

—— 腊月初九   

“晚出闲走,正巧路遇小婵,她清扫了屋室,购置了大包家用,我便帮着一同拎包提袋,送她回家。之后江岸同游,当时,晚风轻柔。心也轻柔。”  

—— 腊月一十   

“拌和夜色,又和她邂逅,只是,还有她几个闺蜜同行,她邀我一起,提议沿江租车骑行。我们或同骑一辆双人车相与交谈,或并骑山地车逐风追赶,或我单车紧随她身边静静听她歌唱呢喃。多么自然,正似那梦境里所见的她的笑脸,如清月皎洁,纯净了我的整个夏天。”  

—— 腊月十一   

“归来,已是夜半,不知谁提了一句打扑克,兴致盎然,自是同去。在小婵家打扑克至凌晨2:30,输者跪而献歌一曲。闲见她卧室里挂着一张王力宏的海报,正巧我也很喜欢他。”  

—— 腊月十二   

“约小婵出来弹吉他,我趋车去到她家楼下,带着她到处逛了逛,便来了我家。安静的房间,我指导着左手压弦的要点,听得到她右手拨弄的空灵的琴音。如此一刻,只愿时光静止便好。”  

—— 腊月十四   

“我们游玩至暮垂,来到一处琳琅珠玑满目的繁闹夜市,小婵忽然想喝酒,为什么要喝酒呢?看到她泛红的脸颊,愈渐倾心于她的美了。之后我们打地鼠赢了棉花糖,再然后去到她家收拾了满床的衣物,不经意也翻看到她学生时代的东西。这微醺的夜,愿小婵好梦安然。”  

—— 腊月十五   

“如此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看到她和另一个男人逛街罢了。我们只是朋友的。”  

—— 腊月十六   

“今天小婵回老家,早早地,我还是买了牛奶和寿司给她当早餐,送她一起去了车站。再见,安好。”  

—— 腊月十七   

“我知道,她从不会在乎,谁傻傻的付出,不过是独角戏的孤独,自己品尝,也就知足。”  

—— 腊月十七   

“……”  

后续故事,也不尽丰富,应路芜要求,点到即止,书无垠而意无尽,日记这般私密文件也确为难“露白”之物。  

   

5  

他们的故事,磕磕碰碰而来,我问过,这是你内心真实的决定吗?  

路芜说,不知道。  

你爱她哪一点?  

不知道。  

其实,他是知道的,他没有得到对方的肯定便是不会轻易地向任何人说出自己的心,那么坚定,坚定自己的选择,却也坚定地相信对方是不爱的。  

他将这份坚定,埋得有多深,才只在这场苦酒大醉上吐露一二。  

是什么能让一个人习惯了酗酒呢?他该原谅的都原谅了。对啊,终究还是放不下的,为此,求一场宿醉罢。  

记得那日我们三人是在酒吧一场大醉,还属路芜醉得最深。  

老实说,我和云直也酣至深醉,一杯接一杯,谁都没说先退。  

划拳喝酒,畅吐不快,抱头沉默,不吐不快,依然是当年的“乱劈材,好兄弟”,仍旧是当年的国宾啤酒,还不够解愁,间或上台邀歌几首,和着酒吧乐队的伴奏,还像当年站在校庆舞台上的我们三人,还是那首《最美的太阳》,只是,这算作用来缅怀那些叫做曾经的时光,那种歌声的激昂,有点悲凉。  

渐渐的,深夜了,静悄悄的街上,我想我们三人一定都心怀秘密。  

跌跌撞撞扶路芜回家时,他的手机亮着,是短信界面,已发短信:“我只希望这所有的一切能够让你欢喜。”  

收件人:小婵。  

快到被调往北上的时限了,我想,他道出内心的牵挂,如此才能放心走吧。  

   

6  

那日,我们久别重聚,是路芜把我们叫回来的,说聊聊心事,也算是为路芜治酒饯行。
次日,路芜早起得让人惊诧万分,和当年总是寝室最后一个起床的形象大相径庭,并且这还是在一夜深醉的浸没之后。  

我和云直是在下午,也就是别人午觉睡醒的时候,也缓缓起身,在桌上看到路芜做好的已经凉了的早餐,和我们手机上他留的短信中得知,他应该是去找那个女孩了,在离这里不近的一个城市,需得几个小时的车程。  

“我曾到过你在的地方,并非岁月张皇,也不怪时光,我只彷徨不吐衷肠,稍作停留,我便满足、安心返航。”  

是的,我再次翻看了路芜的日记本。  

他给我看他在她的城市拍的照片的时候,正在单曲循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而他还是选择不见。  

后来,我发现这首歌的粤语版名字原来叫做《不如不见》。    

   

7  

路芜说,他把大把时间都花在了思念上了,而她好像一直很忙。  

我只是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断断续续,她的回答也太过“简明扼要”。  

路芜说,我一直试图去用想象感受她对我冷漠时是怎样的心情,或猜测各种可能的原因,直到我礼貌而简短地拖延着回答另一个女孩的qq短信,才忽然真切地体悟到,就算很久很久才联系一次,她也会烦厌你的问候和关心,谁辜负了谁的热情?谁待你的回答如生命?  

然而如路芜这样败得心甘情愿的人,万千世界,还总是不缺。  

路芜说,我以为不把爱说出来,就能还是朋友,原来我已在我脑海里说过千百遍,因此,只做朋友,我已无法接受。  

可是他终究要走,说出来,会害怕失去,不说,会带去遗憾。他没抉择,先搁浅着。  

之后,已过年关,该离开了,我陪路芜购置出行用品,远远见着了月婵,虽然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是一场无心的照面,简单而匆匆,怔怔而呆拙,但彼此露出了最轻松的笑容,路芜想,如此便够了吧,他就要远行,留了最美的挂念,彼此无碍,不相扰,不相欠。  

站在远处,末了,我听见月婵最后一句话说,路芜,你走的时候告诉我,我会来送你的。  

就像路芜当时去到她的城市,一开始想给她一个惊喜,然后和她一起四处转转。之后觉得,只需见一面就行了。最后,觉得来过便好。  

就像他帮过她的忙之后她说要好好聚聚,而便再无音讯。  

那么怯懦地退步,也是那么敏感地觉得会打扰她的生活,不过也好,她是没时间带他出去四处走走的,如此避免了尴尬罢。  

即是这样,他又何必奢望她会赶来机场。  

“我喜欢你,仅仅是喜欢而已。”  

很快,我和云直在机场为路芜送别的场景鲜活地呈现在了我眼前。没什么说的,都是大男人,也都嗜酒,想起哥们儿了,随叫随到就好。  

看见路芜远去的背影,这已是快到登机时间,机场广播不停地中英交替催促旅客,而他依旧欠身缓步,感到背包皮箱的疲重,原来,路芜是在等着一场告别和送出最后的祝福。忽然,只是这时他的手机屏上的短信框弹出,“我来不了了,一路顺风啊,记得多联系”。好吧,如此收场,也算作结局了。  

路芜笑了笑,加紧了脚步。只是,像是苦笑,而再不是傻笑。  

   

8  

久久之后,路芜说,我没那么爱她,我只是怀念,也并没想过再见。  

路芜说,经历了那么多,回首发现,其实爱情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它没有你等待的完美,也没有非你不可的命数。  

路芜说,生命就是一场照面,简简单单地寒暄,纵使互不了解,也觉心欢,送去背影后,我们该活得洒脱,毫无挂念。  

路芜说,好久之后才发现,他已是孜然一人,独闯天涯,所谓曾经年华,也应无半点牵挂,一切未来,会跌跌撞撞惊险盛开。  

“原来我并不想把爱你的过去忘掉,我曾疯狂放纵只为逃脱思念煎熬,如今我终于能平静对着天空微笑,祈愿你在远方能自在地过得很好。 ”  

天涯行客,何处觅逢知己,那些故事,不过一场照面而已。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文章录入:B_luoxing    责任编辑:B_ouyangyi1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2017国际雪雕…

    【2017校园雪雕…

    【2017国际雪雕…

    【2017国际雪雕…

    【2017校园雪雕…
     
    【2017国际雪雕大赛•队伍…01-19
    【2017校园雪雕大赛•队伍…01-17
    【2017国际雪雕大赛•队伍…01-15
    【2017国际雪雕大赛•队伍…01-12
    【2017校园雪雕大赛•成果…01-11
    【2017国际雪雕大赛•成果…01-11
    读《飘》有感01-07
     我的寝室有个TA
     2016迎新专题
     2016毕业季专题
     全“程”运动 活力青春—校42届田径运动会
     关注两会
     孔院故事

    更多专题

    【预热篇】扬起青春的裙摆
    【青春走过2015】2015,我的这一年
    时光之殇
    越努力,越幸福
    路上的青春
    向二十岁致敬
    绽放在青春里的花
    张志林获第三届全国高校青年教…09-03
    集中开展“不忘初心、继续前进…09-01
    “创翼”荣获“小平科技创新团…09-01
    我校学报英文版入选中国科技期…09-01
    阮利民教授连任新一届全国高等…08-31
    “建行杯”“互联网+”参赛团队…08-30
    我校三项成果获2016省科学技术…08-28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关于本站 | 合作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法律声明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使用帮助 |
    哈尔滨工程大学网络宣传中心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0 http://www.gongxue.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05000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