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的情怀,永远的民谣
作者:刘子凡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439 更新时间:2016/10/27 12:49:43         

秋风萧瑟,层林尽染,落叶纷飞,校园里多是行色匆匆的身影。为丰富校园文化和充实校园生活,我校阳光论坛举办了第一场民谣音乐会。民谣满载情怀,是宁静生活里的一首诗,抚慰身心,使启航活动中心一楼大厅温暖如春日。在所有人的企盼中,音乐会正式拉开了帷幕,“大冰的小屋”的二宝和小不点带着他们的歌声与故事如约而至。  

平凡人的平凡诗

时针指向六点半,二宝和小不点踏着夜幕而来,带着哈尔滨夜晚的寒气,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做着简单的自我介绍。没有华丽浮夸的词藻,没有矫揉造作的客套。正如小不点说的那样他们不善言辞,只会用歌声用文字去表达自己。穿着带有云南民族风格的手工裙子,娇小的小不点抱着大大的吉他,熟练地弹奏着,带着一点南方口音静静地歌唱着。这个大冰的小屋最文静的歌手,似乎有种奇妙的魔力,能让所有人都在她的歌声里找到最安静的自己。      

有人说二宝是以梦为马,且行且吟的民谣诗人,既可以朝九晚五也可以浪迹天涯。而音乐会现场的二宝,并不沧桑落寞,戴着一个略微显旧的帽子,仍旧精神抖擞。这个与大冰同生共死,一起经历过昔年拉萨流浪岁月的内蒙汉子,粗犷的外表下有颗细腻柔软的心。细心照顾着有些羞涩的小不点,用特有的磁性男低音说着俏皮话,积极地活跃着现场气氛。民谣歌手也是平凡人,也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他们只是把生活写在歌中,造就首首平凡诗。  

歌与诗的欢潮

每一首民谣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懂与不懂只在一念之间。一首民谣,歌词、旋律、吉他声都带着创作者的生活态度。音乐会现场,二宝和小不点唱着他们想唱的歌,传达着他们的理念与信仰。渴望回归平静保持本真的《返野》、提倡低碳绿色环保生态的《悲伤的草原》,也许语言质朴,也许和弦简单,却能穿过人们为了适应社会穿上的层层盔甲,让听者觉得在个人心灵情绪暗涌的深处得到了理解,以强有力的方式表达着深层次的思想。  

没有特定的节目单,只是简单地聊天唱歌,所有人围坐一团分享着时光,说着笑着也唱着。说说过去的故事,谈谈身边的朋友,唱唱曾经的梦想。就像在谈及与大冰在纳木错遇险之旅时,二宝突然想要唱首《城市以北的春天》,随意又惬意。“曾经不止一次的想,就这么不停地走”每个人都有一首歌,每首歌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二宝唱起《屋》,他说这首歌承载着他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每当困顿窘迫时他总会唱一唱,想一想他最初的梦想。民谣就是这个时代诉说自己的方式,那些歌谣,是记忆,是经历,是未完的人生。  

一份民谣,许多回忆

音乐会还设有同学提问互动的环节,自由随意,气氛十分融洽。问起小不点的故事,她说她没有故事只是在生活;问起大冰为何没来,二宝说他来替大冰兑现承诺;问起怎样看待街头卖艺,只是简单的一句“街头是最大的舞台”;问起是否想过放弃,小不点坚定地说“喜欢就不会想放弃”……没有毒鸡汤,只有简单又深刻的道理,没有长篇大论信口开河,只有只言片语一片赤诚,却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真心和力量。  

结束时是那么不舍,反复合唱那首《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全场不约而同地打开闪光灯,手臂随着音乐的节奏摇动着。“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我不要未来只要你来;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我一直都在只要你来”二宝和小不点像来时那般简单,带着微笑和祝福挥手告别,留下的是无限感动和难以忘怀,留下的是一份民谣和许多回忆。

 海德格尔说过,人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对于民谣歌手而言,他们更像对这句名言的践行者,音乐韵律是诗的优美与节奏,歌词更是诗歌的化身。他们用歌唱用旋律把文字和音符的美感结合在一起,勾起我们在基本愉悦感之外对抽象审美的更深需求。听民谣就像和知己聊天,让我们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人过着我们想要的生活。听一次民谣,也是梦一次远方。不老的情怀,永远的民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