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同期声】第一百三十一期 秋思
作者:人文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71 更新时间:2014/10/5 9:36:58         
 

    

萧瑟的秋风,枯黄的落叶,空旷的原野,这些总能触动多情的过客。“自古逢秋悲寂寥”,亦有人觉得“胜春朝”。苍茫的秋色中,哀伤的气息可能会多一点,毕竟又送走了一季枯荣,但生命的逝去最能引发思想与灵魂的碰撞,所以这也是个思考的季节。秋风又起,本期人文同期声“秋思”。  

   

秋天该是个离别的季节吧。张学友在歌里唱,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满地的黄叶泛着酸楚,惹泪的话谁都不敢多说。阳光隐没在乌云后面,秋雨淋湿的天空灰得发白,巷口的石板路沾湿了行人匆匆走过的脚,桥上打伞的阿妹轻轻地提起裙袂。画面安静祥和,想是离开的时候谁都不敢多说一句,怕话未出口眼泪就先一步落下。我们被时间带着往前,没有人有时间回头看一眼,那个在萧瑟秋天消失在我们世界里的人儿,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好多事情错过就只能留恋,留恋那个萧瑟的秋天。  

——綦毅  

         

其实,对于秋天,我的回忆里没有诗人的感伤,但每次寒冷逼近还是会有些许不安。去年今天那次凤凰山之旅,现在才想起来竟是上大学以来第一次远行。我记得在山下等候买票那份似乎无尽头的寒冷,也记得登山之后悄然而至的暖意,记得山间流水清澈得似乎可以洗涤一切污秽,记得旅行中每一个伙伴带来的温暖。那一次也成为唯一一次让我不感疲惫全身享受的旅行。  

窗外每个翠绿的生命似乎还在回味这一年难忘的每天,家家户户的老人们又开始买过冬的蔬菜,这或许是这里的特色。一个四口之家可以买来一百五十斤白菜,四十三颗大白菜,它们将陆续变成酸菜,冻白菜,或者是辣白菜。不用惊讶于数量至多,对于每个春天,我只能怀念它们的味道。  

秋天,从不感伤,享受短暂的假期,期待那场独属北国的洁白。  

——单晨琪  

   

火车噗通噗通地穿过原野,窗外,是漫眼的苍茫之色。落日的余晖已染红了一方的地平线,暖暖的辉光透过车窗洒了进来,落在旅客们的身上。望着窗外,那火车道旁一排排的,只有光秃秃的树枝了。更远方,那一片枯黄的杂草与芦苇已被那咧咧的秋风压的很低很低,风偶尔透过车门席卷进来,让得车里的人不禁发抖。  

火车还在前进着,窗外已慢慢变暗了。地平线那边的绯红之色也慢慢消褪,而另一边暗淡的天空上,冷冷的月悄然浮现,寒意也随着暮色渐渐降临了。铁路旁偶见的小村庄中,低矮的房屋里亮着柔和温暖的光,车厢里,仍在奔波的旅人欢声谈论着,车外,偶尔有逆行而过的列车呼啸而过。  

窗外的视野已渐渐模糊不清,只能从那荒凉的秋景里感受到一丝丝的寒冷。这是北方的深秋,凛冽干脆不带一丝委婉的气息。  

火车仍在原野上奔驰,在风的陪伴下,渐渐消失在夜幕中。  

——殴阳毅  

   

原来这才是北国的深秋,走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地上铺满了耀眼而又柔和的片片金黄,两旁满是深红的枫叶。还有那些不知名的树叶,偶尔会顽皮亦或不舍地随风飘落,离开母树,去做最后一段旅行或落叶归根找到自己最后的归宿。还有那个济海湾,碧波荡漾,这才是北国的秋,浓郁而又热烈。我的思绪飘到了故乡,记忆里的家乡,有些模糊。那是每天只知道背着书包在天蒙蒙亮时,赶去学校,在路上想的全是政史地。眼神仿佛穿越了,背完一道题时,正好走到了教室,就这样,忽略了家乡的秋景,只是记得当时叶子仿佛一夜落尽,在北风呼啸中,迎来第一场雪,秋就这样结束了。直到现在,我一直在努力回忆有没有特殊的景物,可以描述故乡的秋,可这一切徒劳的。好像错过了好多瞬间,当时以为最重要的现在却有些可笑,给一个路边枯萎的小草一瞥吧,也许不就以后你会想念那些被你忽略的人或事,有些时候,你转身,就找到了你一直想找的人,事或生活。总之,无论多忙,一定要明白人为的不是生存,而是生活。  

――赵鑫  

   

哈尔滨的秋天很冷很冷,似乎没有秋天的气息(风很刺骨),可那些枫叶的颜色却塑出了秋的样子。树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地随风飘落,像失了魂魄的游子,不知道魂归何处!  

我自认不是伤春悲秋之人,可是人一旦伤感起来,真的无法控制。所谓叶落归根,可我们这些在外求学的游子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着要离父母越来越远。突然想起龙应台《目送》中的一句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且行且珍惜……   

——聂曼轲  

   

秋风带下几片黄叶,轻飘的落在我的肩头。恍惚记起今日九九重阳,重阳登高,倍思血亲。  

感谢妈妈不远千里的来看望我这个因事无法归家的孩子,短短两天的相处时间就这么结束了,想到明天就要在火车站分别,忧伤便一丝一缕的缠绕上我的心头,但不论怎样,心里仍是暖的,纵使秋天是一个很容易感伤的季节,萧瑟的风也是凉的刺骨,但亲情带来的感觉是牵着手就能使心平静下来,所有的焦躁不安都能随之淡去。只愿我爱的人一切安好。   

——赖禹静  

   

昨日如风。迷途是荆棘,回首是尘埃。  

无数个秋日于凝视中渐远,瑟瑟的凉风,干黄的枯叶,左手边空着的位置。  

科学上的划分没有秋天,但在这个不存在的季节里,多少离愁上演。秋天代表着收获的喜悦,可多少人在打开心中的粮仓时,发现竟是空空如也?秋风将一切娇弱的生灵摧毁,但多少人能想到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挥然告别了秋,也即将走过这冬。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春光已无限的美。   

——熊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