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原创文艺 >> 正文
深夜食堂
作者:李佳恒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146     更新时间:2017/6/16 15:38:52

曾经有一部叫做《深夜食堂》的影视剧,讲述一家在午夜开始营业却只卖套餐的餐厅。餐厅的老板总能利用手边原材料,在听顾客分享故事的同时,做出他们想要品尝的菜肴。在氤氲的热气之中,每一道菜不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仿佛瞬间具备了特立独行的灵魂。

其实,大多数夜宵也是如此。在一天的忙碌之后,我们总是想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欢乐,或者有人来安慰自己的痛苦。有许多人害怕天黑,但大多数人却并非为怪力乱神之事所扰,他们害怕的只是看不到尽头的孤寂。不管是在灯火通明的大排档内推杯换盏,还是在寝室昏暗灯光下的吃一碗泡面,每一次的夜宵,都像日记一般,为我们在无数黑夜之中带来些许温暖。

清明时节,我和两位挚友同游丹东,凤凰山上“指点天下”,鸭绿江畔谈笑风生,可谓游乐尽兴。但最让人难以忘怀的,还是在凤凰城中的那一顿夜宵。

爬了6个小时的山,我们最后乘车离开凤凰山景区,前往市内下榻。路上与司机闲谈,询问当地的特产美食,司机推荐几家东北菜馆,但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早已不觉新鲜。唯有一家“唐家大串”,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这么气派的名字,想必也会有一间大大的店面。但地图上却怎么都找不到,无奈之下,只能在宾馆附近的小吃店填饱肚子。

原本计划略作休息再有良图,可没想到一觉醒来,便已经到了晚上9点。很自然,就如同《孤独的美食家》那句经典的台词:突然感觉肚子饿了。本想找一家像样的店铺,但小城的生活节奏慢到惊人,几处茫茫皆寻不见。正觉走投无路之际,突然发现一条小吃街,为首的是一家卖炸串的小吃车,车顶上书四个大字,“唐家大串”。我终于懂得什么叫“踏波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由于生意太过红火,我们只能打包回去再吃,一路上被塑料袋透出的香气所诱惑,就像是小时候买完夜宵挂在自行车上一路飞奔回家,只希望能够快一些感受食物的满足。过油的鸡肉串刷着秘制的酱料,再加上酥脆的口感给人味觉无限的冲击;炸豆皮和火腿肠仿佛也和平时见到的不同,让人欲罢不能。配上刚买回来的冰镇可乐,虽然满满的卡路里,但想来此时没有什么能够比夜宵更能安慰一个人落寞的灵魂了。

一种多年不曾有过的感觉慢慢浮现在脑海,牵连着过去生活的点滴,令人突然沉浸于过重种种。曾几何时,我们在一个名为泰来的小县城每天过着朝六晚九的学习生活。我们曾多少次在放学后路过街边的小摊,几串炸串,或是一份鸡柳,亦或是一个烤红薯,无论是闷热的夏夜,还是冷寂的寒冬,热气跳动在嘴边,仿佛就能一扫白天的疲倦,让人有再去面对未知的勇气。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其实世间本没有什么无法逾越的情绪,也没有时间难以掩盖的伤口,我们所欠缺的往往只是一份对生活的满足。这份满足其实并不困难,有时一顿简单的夜宵就能带给我们这种感受。吃着平时不一定觉得美味的路边摊,看着身旁陪我一起成长的朋友们,我发觉过去并没有走远,虽然我好想回到一段物质不充裕却总有满足感的青春,当初只道是寻常。

遗憾的是,我们总是回不到过去的种种,就像从丹东回来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夜宵。虽然类似的食物随时可以买到,但没有了挚友的陪伴,就像又一次一个人走进了只有老板和自己的深夜食堂,对着一份料理发呆,空有无尽的回想。

文章录入:B_xuhaichen    责任编辑:赵琳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