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原创文艺 >> 正文
抬头就是山黛
作者:韩文娇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217     更新时间:2017/3/24 16:06:45

我从小就和外婆亲近,所以,童年大多是在外婆家的村子里度过的。

汾河的一条支流岚河,由西向南,贯穿整个村庄,一年四季不断地流淌着。雨季时期,岚河水会随雨涨落。下大雨时,河水暴涨。混黄的河水上漂着着纷乱的树枝草叶,漫过宽宽的河谷地带。外婆说,有一年还从上游飘来了牛羊和一辆农用车。可现在,岚河应该是累了,再也没有那么大脾气了,最多也就是没过河岸。

虽然大部分人家都住在平坦的河谷,但也有少部分老者住在半山腰。外婆说,在旧社会时,大家都把房子盖在半山腰,可能是因为那时河水比较大吧。外婆家的房子坐西朝东,抬头就是山黛。乍一看,这些山峰远近叠加,雾气袅袅,环抱山腰。满目的绿色,深深浅浅,随性的分布着。

村子里的炊烟,一天三次,就在外婆家与东山之间弥漫上升。渐渐的,半山腰的房子里,住的人越来越少。黄土被荒草覆盖,很少有人再去山上。那里,仿佛就是上一代人的休止符,完完全全属于那些面朝黄土的老人。山上不断增多的,是一座座新坟。所有的老人都对自己的孩子说,要留在自己耕作了一辈子的黄土里。

前两年,外婆家村后的山上修起了一条铁路,像是一把细长的刀子,斩断了村庄与土地的连接。被占用土地的村民,一夜暴富。利益的洪流随着铁路的修建滚滚而来,翻动了尘土,掀开了坟墓,撕碎了脸皮。

每天晚上,外婆都会盘坐在炕头,给孙子辈的孩子讲那些“古老的故事”。她说,很久以前,每户人家都本分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会拼命挣钱买房子,也不会为了打工背井离乡。

听了外婆的回忆,我不禁感慨:如今,我们渐渐远离漫漫黄沙的村庄,不再留恋儿时追赶的毛驴车,不再留恋谁家果树上那一个鲜红的果子,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老家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也不再提起自己是黄土地的儿女。但我们的根,真的能扎进城市的钢筋水泥吗?

村里的新鲜空气,弥漫着原始而朴素的味道,能让人放下心中诸多的心思。抬头就是山黛,酝酿着勃勃生机。我常常一看就是一个下午,直到炊烟升起。

文章录入:赵琳琳    责任编辑:赵琳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