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深读 >> 大家荐读 >> 正文
母亲节特载:解放军大校含泪写给母亲的话》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04     更新时间:2016/5/6 7:45:42

【编按】大家荐读,“大家”既是学问之大成者,亦有身边的你、我、他,通过“荐读”,相互交流学习、工作、生活中的哲理之思、方法之论、学习之道与人文之美,以引领校园形成尚读、善读、乐读的文化氛围。

本期荐读:《母亲节特载:解放军大校含泪写给母亲的话》 推荐人:郑大新

推荐理由:母亲节就要到了,尊老爱幼、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题中之义。在众多赞美母爱的作品中,想向大家推荐这篇由一位入伍35年的军人为离世母亲写下的诗文。其字里行间虽痛彻心扉、催人泪下,却情真意切、回味隽永,让人感受到一名军人对母亲的深深愧疚与大爱情怀,感受到母爱深似海、养育恩似山!与大家特别是青年师生分享此文,希望我们能多抽出一点时间陪伴母亲或打个电话,说一声:“妈妈,您辛苦了!”

作 者:刘声东,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社长,大校军衔。历任战士、班长、团、师、军新闻干事,解放军报驻海军、驻二炮和机动组记者,总编室编辑、政工部基层组组长、记者部副主任、记者部主任。发表新闻、文学作品近300万字,在思辨性新闻采编中成绩显著,报告文学《新眼睛里的新世界》获全军优秀军旅文学作品一等奖,《凤凰花开》成为国防部网首部连载的报告文学著作,作词的红色足迹万里行团歌《红色的坚守》反映了当代军人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和丰富多彩的军营生活。

 

写给妈妈

刘声东

引子

20141021。我敬爱的妈妈邹连秀驾鹤西去。享年78岁。她虽只是一个平凡质朴的农村妇女,却是我情感世界的玉皇大帝。我从军35年,回家看母亲的次数屈指可数。回去陪她过年总共只有可怜的4次。写下这些文字,权作对母亲的思念和悔罪……

 

苦日子过完了

妈妈却老了

好日子开始了

妈妈却走了

这就是我苦命的妈妈

妈妈健在时

我远游了

我回来时

妈妈却远走了

这就是你不孝的儿子

 

妈妈生我时

剪断的是我血肉的脐带

这是我生命的悲壮

妈妈升天时

剪断的是我情感的脐带

这是我生命的悲哀

 

妈妈给孩子再多

总感到还有很多亏欠

孩子给妈妈很少

都说是孝心一片

 

妈妈在时

“上有老”是一种表面的负担

妈妈没了

“亲不待”是一种本质的孤单

再没人喊我“满仔”①了

才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和飘渺

再没人催我回家过年了

才感到我被可有可无了

 

妈妈在时

不觉得“儿子”是一种称号和荣耀

妈妈没了

才知道这辈子儿子已经做完了

下辈子做儿子的福分

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再轮到

 

妈妈在世

家乡是我的老家

妈妈没了

家乡就只能叫做故乡了

梦见的次数

会越来越多

回去的次数

会越来越少

 

小时候,妈妈的膝盖是扶手

我扶着它学会站立和行走

长大后,妈妈的肩膀是扶手

我扶着它学会闯荡和守候

离家时,妈妈的期盼是扶手

我扶着它历经风雨不言愁

回家时,妈妈的笑脸是扶手

我扶着它洗尽风尘慰乡愁

妈妈没了

我到哪儿去寻找

我依赖了一生的这个扶手

 

妈妈走了

我的世界变了

世界变了

我的内心也变了

我变成了没妈的孩子

变得不如能够扎根大地的一棵小草

母爱如天

我的天塌下来了

母爱如海

我的海快要枯竭了

 

妈妈走了

什么都快乐不起来了

我问我自己

连乐都觉不出来了

苦还会觉得苦吗?

连苦乐都分辨不出了

生死还那么敏感吗?

连生死都可以度外了

得失还那么重要吗?

 

慈母万滴血

生我一条命

还送千行泪

陪我一路行

爱恨百般浓

都是一样情

纵有十分孝

难报一世恩

——万千百十一

一声长叹

叹不尽人间母子情

20141116泣笔

注释①:满仔,是客家人的俗语,乃父母对儿子的爱称。

文章录入:B_zhangyiran    责任编辑:coast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