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工程史话 >> 正文
【军工往事】科托夫将军对哈军工创建的几点建议
作者:尚法尊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8/28 19:17:52

【开栏的话】历史的印迹虽已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哈军工纪念馆成立两年来,通过对哈军工校友深度访谈,收集到许多他们在校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的点滴往事,这是传承哈军工精神、弘扬哈军工文化过程中不可替代的“活档案”,对这些活档案的梳理与研究,不仅可以鉴往知来,还能起到“存史、育人”的作用。

在哈军工纪念馆的序厅中,油画《运筹》再现了195295日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居仁堂主持召开筹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即哈军工)联席会议的场景。油画中的苏联人是苏联首任驻华使馆武官兼军事总顾问科托夫将军。本期【军工往事】栏目,回忆了科托夫将军在哈军工的创建过程中积极建言献策的往事。



【人物简介】科托夫全名为帕维尔·米哈伊罗维奇·科托夫-列卡尼卡夫。他于1943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45年晋升为中将,1961年晋升为上将。苏联卫国战争中,他在作战指挥部和参谋部担任过重要职务。1943年,担任北高加索方面军参谋部领导,随后担任改编为独立海滨集团军参谋长。期间,他参与了新罗西斯克-塔曼战役、新罗西斯克登陆战和解放克里木半岛作战方案的制定和实施。从19445月到战争结束,任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的副参谋长。他参加了白俄罗斯第二方面军解放白俄罗斯、波兰和东普鲁士战役的决策和指挥。战后他主持了北方集团军司令部的工作。从1949年到19538月,他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首席军事顾问兼苏联驻华大使馆武官。后来,他在苏联国防部担任国防部副监察长。先后被授予列宁勋章、三枚红旗勋章、苏沃洛夫二级勋章、库图佐夫一级和二级勋章、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一级红星勋章。

 

 

在新中国建立之初和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大批苏联军事顾问和专家来到中国。为此,苏联在中国设立军事总顾问团,领导在中国各总部、军兵种、大军区和军事院校的苏联顾问和专家。军事总顾问最初是由苏联首任驻华使馆武官科托夫中将兼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后,斯大林派苏军副总参谋长扎哈罗夫大将作为其私人代表来到中国,不久便接任了军事总顾问的职务,科托夫改为副总顾问。19514月中旬,扎哈罗夫奉命回国后,由空军上将克拉索夫斯基接任。19527月,克拉索夫斯基回国,继续由科托夫兼任总顾问。

科托夫中将第二次担任军事总顾问期间,正是哈军工初创阶段。195295日,周恩来总理召集政务院所属各部委和军委各总部及各军兵种负责人会议。到会的有国家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财政部部长薄一波、人事部部长安子文、教育部副部长钱俊瑞、建筑工程部部长陈正人和中央军委所属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干部部、总后勤部负责人粟裕、肖华、徐立清、杨立三以及空军、海军、炮兵、装甲兵、工程兵司令员刘亚楼、肖劲光、陈锡联、许光达、陈士榘等。华东军区陈毅司令员和陈赓院长也出席了会议,陈毅将既是“人才库”又是“智囊团”的华东军区司令部军事科学研究室,合盘交给陈赓,为筹建哈军工做出了重大贡献。

为了落实会议成果,会后,陈赓院长和筹备委员会的同志分别走访了出席会议的各单位负责人。1025日上午,哈军工筹备委员会的李懋之同志走访了苏联驻华大使馆武官兼军事总顾问科托夫中将,向他汇报了筹备情况并请示有关事宜。科托夫中将认真听取了汇报并就李懋之请示的体制编制、教学科研、校舍建设等问题,一一作了详细而中肯的解答。

要创建一所军事院校,科托夫中将认为,首先应该明确一个基本观点:“军事工程技术学院是军事性质的、是培养军事工程师的。要把学员培养成一个体魄健壮的兵,一个热爱祖国的高尚军官,一个能忍受一切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服从命令听指挥、有严格的高度的铁的军事纪律观念的军人,要具有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并能主动承担责任。没有这样的品德素质,就很难完成战场上的技术保障任务。因为他们不是只在后方负责管理、使用、维护、修理技术武器装备的工作人员。对他们必须进行严格的军事教育,在教学与生活活动中,养成一个军人应有的端庄军容、姿态仪表和言谈举止。军事课不能太少,一个军人的良好作风,主要是在日常生活中、学习中、言谈举止中表现出来。”

在谈到教学和科研时,科托夫中将指出,“学院的任务是培养技术军官和军事工程师,因为教学内容多,学制要5年甚至6年。学员在校学习期间应享受准军官待遇,毕业时授予尉级军官军衔。”在军事、政治和业务课程的比重上,科托夫中将认为,“应由学院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同各专家、院系领导及教授们共同研究讨论,但必须保证业务课课时。教学和科研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不能把二者在学时上截然分开。一所好的大学都设有研究所,用于产出科研成果,除了上级下达的科研项目外,更多的是在教学过程中提出的课题,进行论证研究。研究结论,既可用于修改、充实教材,又可进一步深入实验,产出成果,提供给国家进行试制生产。此外,实习见习也应作为课程内容合理地安排时间,但社会劳动不应当占用正常学时。”

关于校舍建设,科托夫中将说:“校舍建设你们要好好规划一下,在整体布局上和设计要求上,可以按学校的性质和特点,安排各种教学科研和辅助用房,由专家、教授提出要求,多设计几个方案以备选择。”当时,奥列霍夫同志认为,“5000学员,每个学员需要的学习、生活、课外活动军事训练用房应按50平方米计算,加上院系办公用房和教职员工工作与生活用房,共需要60多万平方米。”科托夫中将认同了奥列霍夫同志的估计。他说:“在校舍建设过程中,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机构,由几个得力的干部共同商讨,明年21日应将计划报上来。你们按军兵种分系,各有独立性和特殊需要,可考虑各系各建一座大楼。总之,应给教师、学员创造一个优美、清洁、安静、舒适、不受干扰的教学环境。”

科托夫中将要求哈军工筹备委员会督促苏联专家早日到任。他提出最好请周恩来总理通过外交途径去协调,也可以由苏联驻华大使馆武官处代办。科托夫中将一再强调:“办这样一所涵盖诸多兵种综合性的技术学校,我知道的在亚州,甚至世界各国还没有过。我的意见仅供参考。”时隔多年,再忆起哈军工创建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

 

 

【本期编辑】:思源

【栏目主持】:哈军工纪念馆

文章录入:B_lijiaheng    责任编辑:coast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