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工程史话 >> 正文
【军工往事】高学敏:拜访钱学森同志
作者:高学敏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7/3 18:06:29

【开栏的话】历史的印迹虽已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哈军工纪念馆成立两年来,通过对哈军工校友深度访谈,收集到许多他们在校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的点滴往事,这是传承哈军工精神、弘扬哈军工文化过程中不可替代的“活档案”,对这些活档案的梳理与研究,不仅可以鉴往知来,还能起到“存史、育人”的作用。党委宣传部开设【军工往事】栏目,将收集整理的哈军工校友以及他们所经历的故事呈现给大家,这些往事与成长轨迹是在校青年学生渴慕学习的“生动教材”,也将“润物无声”地聚积起六十余载校园的传统与文化。

 

【校友简介】高学敏,哈军工 65级导弹工程系学员。毕业后到海军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导弹部队任操纵长,先后在海军福建基地任组织处长,在海军学院任组织部长、政治部副主任,海军电子工程学院政委,海军工程学院政委,海军工程大学副政委、政委等职。海军少将军衔。

毛泽东思想边疆地区宣传队成员张文亮、陈怡理、高学敏(从左到右)于19701月在佳木斯松花江边合影

 

1970 1 月,根据国防科委通知,哈军工今后要如何办、设置什么专业需进行论证。学校研究决定由学院教育长戈果带队进行教学改革调研,我以学员身份参与了此次调研。

我们先后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军政大学、七机部进行调研。在七机部,主持工作的二炮司令员张翼翔和海军参谋长杨国宇安排我们与钱学森进行了交流。

钱学森同志回忆:哈军工给我的印象很深。我两次去哈军工,特别是 1955年第一次去,陈赓院长专程从北京赶到哈尔滨接待我。陈院长问我,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哪?我说,外国人能搞,中国人为什么不能搞?难道中国人比他们矮半截?第二次去,专门研究五院如何与哈军工合作培养人、搞研究,收获很大。可以说,中国搞两弹一星,哈军工是立了大功的。五院一成立,陈赓就把一批优秀教员送到五院来了,对我们是个很大的支持啊!哈军工要办下去,那么好的队伍是最可宝贵的,千万不要把人才流失了。

钱学森说,哈军工还是要搞两弹一星,不要铺的面儿太宽了。当年提出的常规分散,尖端集中,就是抓住最紧要的东西,集中精兵强将攻下难关,这是一条很成功的经验。要搞导弹,搞精确制导的导弹。现代战争就是要导弹化了,就是要精确制导了。没有这一条,就要挨打。我看过你们的导弹陈列室,那里的战术导弹,像 542543544这些,部队早已淘汰、退役了,搬迁时可以带走搞个陈列馆,给学员们看一看导弹的发展历史。哈军工还是要如过去一样,总是瞄准最先进的东西,要赶在前头,不能跟在别人的后头去仿制,要搞我们自己的东西,跟在别人后面就永远落后。还要搞卫星,搞绕地球、月球的卫星,这是毛主席下了决心的事情,是影响到中国威望的东西,一定要搞出来,一定要成功。将来还要搞星际航行,虽然现在谈好像很遥远的事情,但只要我们把它的基本原理弄明白了,克服各种困难,总是会搞成的。还是那句话,外国人能搞,难道我们就不能搞吗?我们中国人是有这个志气的。至于说哈军工将来要搞一些什么系、什么专业,我认为学生不一定进了学院就盯在哪个专业上,盯在哪个型号的武器装备上,那样就很窄,就会受到局限而不利于自身发展。要给学员留出发展的余地,只要基础的东西学得扎实,学得明白,至于什么型号,只是个短期内就能适应和熟悉的事了。

戈果教育长表示,听了钱部长的讲话,很受启发。我们今天来,是受教育来的,非常感谢钱老师。钱部长又联系了几个他认识的人,问能不能到北京叙谈。

我们回到招待所,都很兴奋,钱部长说得很内行,很有道理,感觉意犹未尽。最后戈果决定第二天再去拜访钱部长。第二天上午七机部有会议,把我们的拜访安排在了下午。钱部长的情绪很好,他说,昨天是临时抱佛脚,晚上我想了想,还是有一些可说的,如果你们不来,我也想写一个东西给你们。教育是很值得好好研究的,是一项在探究之中的事业。就哈军工来说,与一般的教育单位比,既有共性的东西,又有个性的东西。今天我想谈两个方面的事情。

一方面是要给学员打好基础的问题。基础不打牢,培养出来的人才就没有后劲。我们现在讲搞革命,如果一个人对马克思的书一点也不读,或者说是一知半解,连《共产党宣言》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资本论》 一卷也没看过,能明白革命道理吗?不明白,就不自觉,就盲从,遇到挫折,就会犹豫不决。搞科学也是一样。搞两弹一星的,首先就要明白物体速度到了一定的数量,就会围绕地球转,而不会掉下来。这个问题是谁解决的呢?是个年轻人解决的,就是苏联年轻的科学家康斯坦丁·爱杜阿尔陶维奇·齐奥尔科夫斯基,简称康爱齐。人类多少年内都离不开他的路线图,美国、苏联都在搞,可是谁离开康爱齐的路线图了?研究计算机,就要把计算机运行的原理弄明白,这就是英国人图灵的计算机逻辑设计原理。这是最基础的东西,不能只盯着哪一种计算机,原理明白了,自己可以设计出来更好的计算机。难道我们就满足于使用别人搞的计算机,不去搞我们自己的新计算机吗?一颗树再怎么长,永远超不过它的根基所允许的高度。海上的冰峰奇观,那么美,令人叹为观止,是因为有水下那百分之九十的冰提供的浮力。所以,学生就要做好那百分之九十的功夫,把科学的基本功搞得扎扎实实的,把人生的基础打得牢牢的。与这个问题有关系的,就是最好不要再以武器装备的名字来分院系,要以学科的名字来分。

第二个问题,我想了一晚。我想谈一谈关于系统科学思想的培养问题。现代的科学问题、现代的工程项目,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系统工程的建立了。没有哪一样工程是可以由单枪匹马,或者说可以由少数人、少数学科就可以搞起来的,要众多的学科、众多的团队联合作战才行,这就要解决一个协商一致、统一筹划的问题了。这种系统思想要在学校里就培养、树立起来。只学一个学科、一个专业不行,知识要宽泛一些。工程中要顾及各个方面,学习中就要顾及各个专业,因此在学科的设计中就要考虑这一问题。就像医生看病,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治了一种病,可能又有另一个病出来。哈军工的学科设置是注意了这个问题的,比有些院校好一些。每个系的第一个专业是总体设计专业,考虑到一部分学员所学知识的总体性和系统性。但今后只满足于这样的设置就不够了。我的想法是,学校要专门设置这方面的专业,不只是设置系统工程课程,还要有这样的专业、这样的系来专门培养这样的人才,专门来研究这个学问。可成立系统工程系或系统工程学院,更强调这个素质的培养。否则,像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样浩大的工程就会受到局限性的影响。

拜访钱学森同志这件事已过去很多年,但他的话至今印象深刻、影响深刻。

 

 

【本期编辑】:思源

【栏目主持】:哈军工纪念馆

文章录入:B_lijiaheng    责任编辑:B_lijiaheng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