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工程史话 >> 正文
心心念念初心
作者:张正国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2/31 15:02:09

十年院庆上一小步 人生道路上一大步


  19617月,我从西北工业大学工程力学专业毕业,被分配来“哈军工”空军工程系飞机设计教研室,任助教兼教研室主任、《力学学报》编委陈百屏教授的科学秘书。当时全院教师都在奋发图强、勤奋工作,为了赶超北大、清华——其核心内容就是学术论文的数量和水平都要超过他们。身处在这样积极向上的工作环境中,我也被深深感染着,努力学习与工作。
  1963年,正值“哈军工”十周年院庆。院党委决定十周年院庆主要内容为召开全院学术报告大会,并邀请北大、清华、中国科大、交大、北航、西工大、浙大、哈工大、复旦等全国著名高校的专家、学者、教师来参加,向他们展示我院的学术水平。
  当时我虽然只是个才工作两年的年轻教师,但我也希望能为学校“赶超”添砖加瓦。“为哈军工争光”这一念头激励着我在保证完成教学工作的前提下,满腔热情地积极准备论文。此前,我并没有学术论文的写作经验,万事开头难,在陈百屏教授的鼓励下,我抓紧一切业余时间,翻阅资料、查阅文献、计算数据,一心想写出、写好我人生第一篇学术论文。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按时撰写出了学术论文《应用最小位能原理计算半硬壳式三角形机翼的挠度反应力》,并在会上宣读。会后,空军工程系一位姓宋的科研参谋来拜访我,他说:“空军工程系所有年轻教师中,只有你一人撰写了论文并在大会上宣读,希望你继续努力,好好干。”1963年年终,我被评为空军工程系先进工作者。
  十年院庆上一小步,是我人生道路上一大步。光阴如箭,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时间来到了1993年,这是哈军工-哈船院四十周年校庆纪念年,也是我来院工作32周年。回顾32年来走过的历程,我圆满地完成了教学讲课、科研项目、培养研究生和行政工作(教研室主任及系主任)。1983年,我翻译出版了由苏联萨文教授和杜尔契教授合著的《应力集中手册》;1987年,我和华东船舶工业学院何惠际教授合作编写出版了教材《工程断裂力学》。撰写学术论文方面,我也实现了从一小步到一大步的跨越:在国内著名学术刊物《机械工程学报》《内燃机学报》《工程力学》《中国造船》《实验力学》,以及国外顶级力学学术刊物包括美国《国际固体和结构》、德国《应用数学和力学》、英国《工程断裂力学》等刊物上发表了许多篇论文。为此,国家给予我鼓励和奖励:1993101日起,我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说起来四两轻,做起来千斤重。


2/20


  上世纪七十年代,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我国高等教育从国外引进了一批先进新兴学科,在基础学科力学领域引进了断裂力学。从此,在全国高等学校掀起了“凡从事固体力学或工程力学的教师都来学习和研究断裂力学”的热潮。
  几年过去了,为了检阅我国高等学校中从事断裂力学的教师之学术水平,197910月,中国力学学会、中国航空学会、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和中国金属学会联合举办的全国高等学校断裂力学学术会议召开,并由时任中国力学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李灏教授所在的原华中工学院来承办。这次全国性学术会议是国家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故盛况空前,不仅全国有包括清华、北大、交大等近百所高校参加,而且会议上宣读的学术论文多达数百篇。
  当时按高等教育部的综合指标排名,大约列全国高等学校第60名的我校哈船院也参加了这次学术会议。我院从事固体力学的高玉臣教授宣读了弹塑性断裂力学的论文,从事工程力学的我宣读了正交各向异性线弹性断裂力学的论文。
  为了向国外同行展示我国断裂力学的学术水平,时任国外著名断裂力学顶级刊物——英国《工程断裂力学》的特邀编委李灏教授,专门从这次学术会议上宣读的数百篇学术论文中精选了20篇放在该刊物上发表。
  令人高兴的是我院高玉臣教授和我两人宣读的学术论文都被选上了,这不仅是我们两个人的光荣,也是哈船院的光荣。更令人振奋的是这数字“2/20”,充分表明哈船院断裂力学的学术水平在全国近百所高等学校中名列前茅。
  心心念念初心——为哈船院人争光,我做到了。


一张贺年卡


  随着国家改革的步伐越来越快,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我国高等学校也进入了加快培养高水平人才的新时期: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国内高校每年除了选派一些学生以留学生身份出国学习,攻读学位,还会选派一些教师以访问学者身份出国深造,合作研究。
  19878月至19888月,我有幸被选派以访问学者身份赴世界名校之一的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与导师米(Mai)教授合作研究断裂力学。回国后当年年底,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是1220日那一天,离1989年新年元旦尚有足足11天,突然收到了导师米教授寄来的贺年卡,祝我新年快乐。这让作为他学生的我真是惊喜交加。
  惊的是,我作为导师米教授的学生,新年到来之际,理应先给导师寄去祝福。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立马跑遍了几乎整个哈尔滨,挑选了一张最好的贺年卡给导师寄去了,由衷地祝福米教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喜的是,我与导师米教授虽然合作研究仅短短一年时间,但期间我专注于科研工作,撰写了4篇断裂力学学术论文,并分别在力学领域里国际上著名度很高的顶级学术刊物,如美国《国际固体和结构》、德国《应用数学和力学》和英国《工程断裂力学》上发表。因此当我收到米教授特意寄来的贺年卡,我感受到的是,他很满意我作为访问学者的工作,也很怀念我俩师生合作研究愉快的日子,以及他很希望能与我继续合作研究。这是对我的认可,也是对哈船院的认可。
  因此,19939月至19943月,我有幸应邀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与米教授继续合作研究断裂力学。
  心心念念初心,哈船院人为哈船院争光,这说起来四两轻,做起来千斤重。

文章录入:赵琳琳    责任编辑:赵琳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