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原创文艺 >> 正文
银装素裹的哈尔滨
作者:杨文君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1/8 9:00:08

11月初,哈尔滨迎来了入冬前的第一场雪。飘雪,是冬天的一种美好,雪花片片随风舞蹈,寒枝片片传香而来。

在张岱的心里,杭州的雪是闲情逸致的,“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在孟浩然的心中,襄阳的雪是超凡脱俗的,“踏雪寻梅,傲立雪中”;在舒懒堂的心头,长安的雪是亘古不变的,“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而在我的心里,雪,尤其是哈尔滨的雪,冰清玉洁,银装素裹,别有一番风情。

在我没来北方上大学的时候,一直想等到了冬天就去看祖国各地的雪景,尤其是北方的雪。去寻找毛主席笔下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去看长白山,看那盖在山顶厚厚的雪棉被;去雪乡,穿越雪谷羊草山,幻想走过山头,肩上帽子上就落满雪的景象。再后来,梦实现了,我来到魂牵梦萦的北国冰城,完成我的大学生活。

我的大学所在的城市是被称为“东方小巴黎”的哈尔滨,它与另一所被冠此殊荣的北方城市——大名鼎鼎的满洲里相距不远,但满洲里颇负盛名的原因还因为它身后那座后花园——呼伦贝尔大草原。然而哈尔滨就是哈尔滨,从不依靠谁,从不沾染谁的名头。去年十一假期,我同伙伴去满洲里游玩,深感满洲里的建筑确实壮观,但却有些刻意为之,到处都是新的,是金碧辉煌的,但却与广袤的大草原显得格格不入。它的确给人以视觉上的震撼,却有些为了建筑而建筑的感觉。而哈尔滨虽少有让人产生视觉震撼的建筑,却多了一丝历史的沧桑感。哈尔滨是有历史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斑驳的红墙灰瓦,中央大街悠长又热闹的巷口,这所北国冰城是文化和历史的沉淀,是含蓄的生长在东方的欧洲少女。

哈尔滨的另一番景象就是雪后的哈尔滨。哈尔滨的雪,从不会爽约,总会踩着秋天的裙角翩然而至,带着一份冬天的祝福,带着瑞雪兆丰年的希望,来兑现人们经久的期盼。北国的雪花,也浸染了这片黑土地上生活的人民的性格,哈尔滨人热情而奔放,诗意地栖息。记得刚来哈尔滨上大学时,因为忘带零钱,手机又关机,坐不上地铁而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一位阿姨看到我的窘境,硬塞给我10块钱。我至今仍记得她那豪爽的带有东北口音的话:出门在外,谁还没个困难的时候啊,咱能帮一些是一些,你说是不?大妹子!东北的冬天很冷,但是人性的温暖,能融化一切冰天雪地。

哈尔滨的冬天,娱乐活动也是必不可少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美妙的雪景总会使人心生向往,而冬天的哈尔滨——当然要玩雪啊!以落满雪的松花江为界,河流缓缓从哈尔滨的主城区划过,将这座冰城分割南北。

在松花江南面,矗立着我的母校——哈尔滨工程大学。哈工程每年1月份主办的国际大学生雪雕大赛,汇集了国际热爱雪雕,喜爱艺术的高等学府的学子,给我们带来一场艺术盛宴。每当看到选手们热火朝天地创作出各种作品,心也仿佛融入他们创作的情境。而松花江北岸的冰雪大世界则成为了哈尔滨冬天的地标性建筑。在最冷的三九寒冬到来之际,工人们加班加点,从松花江上采集成吨的冰块,再运到太阳岛上搭建起鳞次栉比的冰雪建筑,按比例搭建出故宫长城胜利女神像”“迪拜塔等,气势恢宏,以冰为砖,以雪为瓦,游人也宛如置身于冰雪王国,切切实实体验了一番电影《冰雪奇缘》中的景色。有些游客也会去亚布力滑雪、溜冰、坐雪橇、玩冰帆等,感受雪上活动的魅力,很多我的南方朋友也会来哈尔滨看望我,而几乎每一个来哈尔滨看雪、玩雪的朋友都乘兴而来,流连忘返。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飘着雪的哈尔滨,银装素裹的哈尔滨,正向着全世界的客人诉说她那美丽与动人的故事。有位作家说:“人是可以被思念的,只要感情在,城市也是可以被思念的,只要魅力在。”

而哈尔滨的魅力永在,因为她的美丽独一无二。

文章录入:B_xueying    责任编辑:赵琳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