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文苑 >> 原创文艺 >> 正文
繁星宿梦途
作者:范国成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1/1 8:51:13

我的家乡是青海省大通县,那是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小时候,我每天都在期待春节,因为从上小学开始父母就在外打工,从那时起学校便成了我的家,只有春节来临时,我们一家人才能团聚。长年的留守生活让我更早地学会了自立,父母不在的日子里,上学的同时还能照顾好自己的饮食起居。除此之外,贪玩是孩子的天性,但是再淘气、再调皮也未曾影响我的学习成绩。这不仅使我在小伙伴面前有骄傲的资本,还能在过年时得到爸妈与亲朋好友的夸奖。

在那些一个人度过的日子里,我渴望得到爸爸妈妈的认可。因为信息的阻塞与家境的贫寒,我对大学的一切都一无所知。不过自我上学起,就一直听父母和家乡的老人说只有上大学才能过上好生活。那时候的我怀着一腔孤勇,努力学习,梦想考个好大学,让全家人过上好日子。

2016年高考结束的第二天是端午节,我推却了与高中同学的聚会,和舅舅一起长途跋涉13个小时来到了父母打工的玉树州。虽然几个人挤在一间破旧的彩钢房中略显窘迫,但内心依旧是激动的,因为我们一家人又团聚了。自此我也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打工生涯——在建筑工地干活,每天虽然很累,工资也不高,但还是很开心,因为可以通过劳动获得报酬,以此减轻父母的负担。在那段日子里,我体会到了父母的艰辛与生活的不易。

我永远都忘不了得知高考成绩的情形,父母既高兴又为难,高兴的是我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为难的是对于我家来说,学费是一笔巨资。即使这样,父母仍然坚持和我一起回老家,开始为我准备填志愿。父母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了我,我想当工程师,可又不想给父母增加压力。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去读定向医学生。虽然对医学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我知道,定向医学生是国家免学费培养,还补助生活费,毕业了就分配到藏区,马上就有工资拿。这样不用花家里一分钱,父母的压力会小很多。父母听到我的选择,刚开始很高兴,可是听到以后要去藏区当医生,他们犹豫了。爸妈不想因为经济原因,让我放弃自己的梦想,但我说服了他们。

现在想如果当时没有老师的阻拦,也许我就这样选择了不喜欢的专业,一辈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儿吧。当把志愿单拿给老师的时候,他很惊讶,他知道我不喜欢医学,可家里的情况不允许我去看外面的世界。在他知道我的难处时,跟我说可以申请国家助学贷款,我依然可以成为工程师,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许这一生,会有很多热泪盈眶的时刻,可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生在这个伟大的国家,我为之努力了这么久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直到现在,我都心存感激,但我也知道感激不是一味的索取,而是要加倍努力,不辜负祖国给予我的一切。

那个假期我想陪父母回玉树继续打工,父母拒绝了我的请求,他们不想我那么辛苦。入学报到时,我想自己去,但父母坚持要送我,因为他们不放心我一个人。爸爸也从未出过省,这次也是他第一次有机会出去看一看,所以我俩从西宁坐了30多个小时的硬座来到了哈尔滨。可是很遗憾,由于是第一次出远门,出发的时间离开学日期太近,所以没能陪他到处逛一逛。等到他要回去的时候,我偷偷地用自己打工挣的钱把硬座票改成了硬卧,骗他说硬座已经售完了。因为过来路上的30多小时实在太难受,我真不忍心再让他坐30多个小时回去。送爸爸走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分别,那一刻我好像长大了,反反复复地嘱咐他要注意安全。可当他告诉我没坐过硬卧,找不到车厢时,我心里狠狠地酸了一下。父亲啊,这个养育我的人,这个为我辛苦了大半辈子的人,我发誓一定要让您过上好生活。从爸爸坐上火车那一刻,我就真的离开了家。

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老师严格督促,来到了一个包容、自由的大学,感到的是迷茫、彷徨,觉得一下子无所事事了。在那段日子里,每天过得悠闲自得,似乎忘记了曾经的梦想。给我敲响警钟的是期末考试成绩――我挂科了。在自责中,甚至觉得自己辜负了所有人。临近放寒假的时候,学校教育基金会为我们家远的同学能乘卧铺回家发放了爱心车票,而我又拿到了国家助学金,一次又一次的感动,让我下定决心,不辜负母校深深的眷顾。

后面的几学期里,尽我所能,虽说不上优秀,但再也没挂过科,并且不断补上以前落下的科目。而我也渐渐明白,大学只是一个奋斗的起点,而不是奋斗的终点。母校教会了我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奋斗。我深深感谢追梦路上帮助过我的所有人,而这些人也成为我追逐梦想的动力。

追梦路上的奋斗者啊,我们要用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有一句诗是这样说的“繁星宿故关,寒禽与衰草”,可我是繁星宿梦途,看到的不是寒禽与衰草的凄凉,而是长虹与朝霞的绚丽。

文章录入:B_xueying    责任编辑:赵琳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