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时讯 >> 正文
这,就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作者:霍萍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0/11 9:35:49

前段日子,宣传统战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到自动化学院409研究所学习,到科研现场参观,聆听409支部书记讲解科研技术成果,最后座谈听团队成员讲述科研故事。在此,我们感受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大工至善、大学至真”的生动注脚与诠释,感受到比黄金还珍贵的精神的力量。

作为团队第二代掌门人严浙平教授在介绍团队科研成果时追忆团队已故前掌门人边信黔教授未语而哽咽落泪、泣不成声,在场的我们也无不动容。边信黔老师,为了事业燃烧了一生的能量,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作为他的学生和继任者,他的伙伴和战友,严老师自然深有感触。

边信黔老师留给我这个“外人”也有深刻的印象。他气场强、霸气足、很自信、有追求。个性十分鲜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张扬的个性。他所凝练的“三敢三求”的团队精神,带有这位掌门人身上鲜明个性的印记。

不禁回忆起三个场景见到的边老师。一是在北飒,为参观领导做演示的边老师。每次领导们到他这里参观,他都是铿锵有力、滔滔不绝地讲述、演示团队的成果。因为领导参观的时间有限,除他这里还要去别处,陪同参观的学校领导提前做工作,请他压缩一下介绍内容。他直性子地一口回绝:“那压缩不了。”

所以,大概每次在他这里参观,都会被“绊住”。不过,每次我都能听得津津有味。想起《光明日报》2009年刊载的他的报道,《为蓝色的梦想定位》,笔者写到,如果在哈尔滨工程大学,你听到大海的涛声,请你不要怀疑,因为这里真的有梦想的一片蔚蓝。

第二是2015年边老师团队的填补国内空白的DP3动力定位系统海试成功,通过专家评估认定,我鼓了鼓勇气,冒失地给他打电话想要做个采访。边老师接了我的不速电话,干净利索地同意采访,他在出差,约了第二天,是个周六,上午8点,去他的办公室。

我心里有些歉意,我知道他已经退休了,一个70岁的老人,前一天出差奔波,周六还不能休息,这么早就接受我的采访。

当我怯怯地敲开他办公室的门,边老师已经神采奕奕地坐在办公桌前了。他思路清晰、详略得当地给我讲DP3这一用于深海远海海洋钻井平台、大洋航船定位系统的应用和实验时的情况。DP3系统技术在海试中承受住10级台风“飞燕”的考验,他十分自信地说,DP3系统的意义和价值不亚于蛟龙号,蛟龙号主要用于科考,而DP3是直接服务于国民经济生产。

第三是2017年上海举办的国际海事展。边老师团队的DP3动力定位系统获得国内国际船级社的“双认证”,借海事展之机,召开认证发布会。边老师站在发布会的展台中央,有人上来跟他致意、握手,他便言笑晏晏地握手、致意,脸上一直一直挂着笑容,双眼和弯成月牙弧度的嘴,那份充满荣耀、欣慰、成就的喜悦感让他显得那么容光焕发。感染到我们这些在场旁观的人。

可是,我没想到,海事展结束大概就2、3天,隐约听到他在工作中猝然离世的消息。我想,我是听错了。随即得到印证,我难以置信,大滴的眼泪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哈尔滨工程大学官微当天发布了他去世的讣告。对于这位科研报国,为了事业燃尽了一生的人,这是我们能为他做的唯一的事,想给他的团队师生、他的伙伴与战友,学校师生一个能够凭吊、追思、缅怀的出口。音容宛在的彩色照片失去颜色变成肃穆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他依然笑意盈然、神采奕奕。

唯精神永存。

参加此次党日活动,我们听着团队成员们讲述的科研经历,拿命在拼的不光是边老师一人。在严老师的哽咽中,大家感怀的表情中,感到,精神不朽。

409,传承延续着边老师的敢与求,传承延续着哈军工的科研的精神、干事的精神。

温厚的严老师,如边老师一样底气十足地说:在技术上我们很有自信。

这群朴实、低调的团队老师们,都在不凡地付出着,因为他们觉得他们做的事“不是钱的事”,就一个字“值”。

个个都是先锋和先进,每个人都有闪光的故事。

科研尖刀团,付出常人所难以想象的付出。

科研团队战天斗地的牺牲奉献的故事,情节似乎都是大致相同。但“故事纯属真实,如有雷同,绝非巧合,而是规律”。

难和苦,就如同海水的咸和涩,摆在眼前,明明白白,看你有没有动力和毅力去拼去做到。

做不到的,很理解,不能说是懦夫,但是能做到的,真的是牛人!

外场海试试验中身先士卒的边老师和严老师,每次都陪着大家,住行军床、临时板房。严老师在实验中,两度“惊险”,情急之下,曾不穿救生衣就要“跳水”;曾总指挥别人离开布防无人潜器的绳缆危险圈,却忘记自己,差点被绳子拖下海,急智中扑倒,牺牲掉一只鞋子。真是惊心动魄,惊险大片即视感。

晕船更是家常便饭。已经晕到大家掌握了规律。有的老师所有船型晕了个遍,有的是不同体质晕不同的船,有的晕大船,有的晕小船,有晕开的慢的,有晕开得快的。晕归晕,晕到躺在甲板上“像死猪”,还是要把实验做完。

有的老师回忆寻找、打捞差点丢失的潜器的经历,就像打了一场5天的战役。边老师坐镇指挥部署,制定方案,调度人员。也给大家吃定心丸,一定能找到,大不了再造一艘。

代表学校参加索马里护航的王成龙老师,原来身体很好,护航192天回来后患上了高血压。家庭也顾不上了,两岁的孩子,生病的爸爸。严老师支持他申报副教授,他说没什么可写的,不报了。

2016年留校的,看起来纤细娇弱的女老师说,在科研中没有男女之分。经历瓢泼大雨中驾艇做实验的艰辛。在科研中,没有后墙,生手也要扛住重压。初次承担重要科研任务,顶住自己鼠标掌控着实验成败的忐忑,成功后长出一口气。

常常都是挑战身体极限。还有的老师,在零下10度的天气,凿冰跳下去打捞潜器的经历。

有的老师因为婚期与海试时间冲突,亲朋好友都通知了,一改再改。最后,边老师拍板,定在11月11号。

他们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工程大学人想做事情,想为国防做点事情。抛家舍业,没有假期,春节只休息3天。为了事业而凝聚起来的人,受到精神感召团结起来的人,个人的欲求被压缩,成事的渴望被放大。

了不起。

文章录入:B_xueying    责任编辑:薛莹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