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新闻NEW >> 时讯 >> 正文
让校旗飘扬在南极
作者:20141421…          文章来源: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6/7 10:00:30

 

    北京时间2019117日晚8点(当地时间上午9点),我从布朗断崖首次登陆南极半岛,让蔚蓝的校旗飘扬在南极大陆上。

  南极,被人们称为第七大陆,是地球上最后一个被发现、唯一没有永久人类居民的大陆。它很远,111日我从北京出发,飞行近30个小时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再包机飞往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从乌斯怀亚登上午夜阳光号探险邮轮,航行两天穿过了有魔鬼西风带之称的德雷克海峡,才第一次见到了它的模样;它也很近,我国在南极拥有中国南极长城站、中国南极中山站、中国南极昆仑站和中国南极泰山站四个科考站,第五个中国南极罗斯海新站已经在建,也就是说在地球的这一端,你依然有机会看到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

  南极,对从小喜欢海洋的我而言,是我青春时代最大的梦想,进入有着“三海一核”特色的哈尔滨工程大学后,“去南极”这个愿望便愈加强烈了。南极对我的吸引,可能来自波涛汹涌的南冰洋,可能来自巨大的冰川和冰盖,可能来自可爱俏皮的阿德利企鹅,也可能就来自一种冲动,我想去看看老师口中的深海大洋和极地世界。十天的南极探险之旅,乘坐“午夜阳光号”探险邮轮航行1905海里,初入南极映入眼帘的便是巨大的漂浮冰山和无数的浮冰,只有乘坐小艇靠近它们,透过海水向下看,才真正明白了冰山一角的含义。在扬基港我们看到了数千对繁殖中的巴布亚企鹅,海滩上的古老三脚架提醒着我们这曾是早期捕鲸者的基地。布朗断崖,阿德利企鹅排着队跃入海中寻找食物,喂养自己的孩子,还有威德尔海豹慵懒地躺在浮冰上。威廉敏娜湾,我们乘坐小艇穿过浮冰带,关闭发动机,静静地寻找座头鲸的踪迹。丹科岛,我们爬上山,近距离地观察巴布亚企鹅的巢穴,又幸运地看到了黑背鸥、蓝眼鸬鹚和帽带企鹅。洛克雷港,我们参观了曾经的英国科考站,亲身感受了南极科考队员的生活,在达摩依角,则更加深刻地体会了人类为探索极地而付出的不懈努力与巨大代价。虽然在到来之前,早在心中设想了无数遍,也查看了大量的图片和资料,但当我真正踏上这片土地,面对奔涌的南冰洋、恶劣的极地气候、巨大的冰山和绵延到南极内陆的冰盖,当然还有可爱的极地生物的时候,那种震撼是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南极,由于与世隔绝,拥有世界上最原始的自然环境,是一个全人类都必须尽力保护的地方。行进在南极,需要遵守《南极条约》和IAATO的一系列规范,其中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一条是不要留下和带走任何东西,十天的南极探险之旅,也是公益与环保之旅。为了避免来自南极生态系统之外的病菌进入南极,每次登陆我们都必须穿着经过生物消毒的洁净衣物,离船和回船时都必须对登陆靴进行消毒,而这一切几乎都由每个人自行完成,当大家一起认真清理又互相帮忙检查的时候,你会深深地感受到在这一刻不分国籍,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员,都在尽全力保护着这个美丽又脆弱的地方。登陆后,我发现来自德国的探险队长史蒂芬·比尔萨克和一些探险队员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后,并不停地“踢雪”,原来我们行走在雪上踩出的洞,对“原住民”企鹅而言往往是致命的,因为它们一旦掉进了洞里,就很可能会因为跳不出来而被饿死或遭到其他生物的攻击,所以探险队员们要不断地把这些洞填平。后来,我也加入了“踢雪”的队伍,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每次回到船上最里层的保暖内衣早已湿透,但我们都明白这项工作的意义,于南极而言我们都是客人,尽量不去打扰“原住民”们的日常生活是我们的责任。

  南极,是科学研究与实验的绝佳地点。行程期间,我有幸参与了公民科学项目,当地时间118日上午,我第一次在威廉敏娜湾捞取了一块海冰,并在午夜阳光号科学中心利用显微镜进行仔细观测,同时记录了相关数据。来自极地的科研数据,对于实验室中研究全球气候变化、地球历史、极地生物等等项目的科学家们是十分珍贵的,他们通常没有时间来到这里,而我们的一张照片、一段视频、一组简单的数据就可能会为他们的研究提供帮助。在探险队员巴里的带领下,我们采集了大量包括南极生物、冰川冰盖、南冰洋海水的数据,提供给船方,再由他们转交给遍布全球的科研机构。

  踏上南极大陆,飘扬深蓝校旗。本以为圆梦南极的自己会心满意足,然而回国后我才发现,那份对深海大洋和极地世界的热爱与探索,才刚刚开始。











文章录入:B_xueying    责任编辑:薛莹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