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您现在的位置: 工学网 >> 60年校庆 >> 甲子祝福 >> 校庆征文 >> 正文
【校庆征文】祝福中的校园
作者:20110613…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85 更新时间:2013/8/28 9:02:52

就在种种的不知所措中,春天的哈尔滨突然来了,来得如此突然热烈,就在我们感叹着美好的天气之时,夏又迅速地送来了酷热和骤雨,在急剧的忍耐之后,秋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而至,当逐渐添加衣服的时候,天空竟飘起了绵绵的雪。在这个我深爱着的校园里,在我深爱着的校园的呵护下,我竟贪恋的享受着各个时节美好的一切。这个永远给我诧异,让我了解生命的狂热的校园,让我爱的如此深沉。

今年的冬天真长呢,咋还在下雪呢!抱怨声流过了耳边,的确明明已经三月了,春完全没有光顾我们的迹象,嘴上的焦急,内心也是真真正正在殷切的期盼着,可这个世界并不像人那么好说话,春确实地隐藏着呢。可就好像是一天或者两天的间隔,温度一下子从零下十几蹿到了零上十几。在你还不知道放生什么的时候,低头,校友林的枯黄已经染了绿色,不是星星点点,而是成群结队的一片又一片。不在这儿,你是永远也知道不了原来生命真的可以如此热烈!不出几天,绿像是疯了一样,将校园染得如此鲜活绚丽,这一切并不只是单调的绿,而这一切却只是单纯的生命力,其间你只要仔细看,会发现几朵不知名的小花,早已耐不住性子肆意的伸展着他们瘦弱的花瓣,彰显着他们饱满的灵魂。这便叫一方水土了吧,东北人是豪爽的性格,没想到这花花草草也是如此的急性子。

再过几天,当第一场春雨还没摆脱冬的寒意,桃花开了,放眼望去校友林,南体,十一号楼……那一簇簇的鲜红,浸着雨滴陪着打在地上的落英,一切的一切真是柔和艳丽。这只是比赛的信号枪,当桃花还没谢的干净,各种花,各种艳丽,各种颜色,各种香气……当你在怨恨自己的五感不足以充分享受这一份又一份的冲击的时候,温度已在你流连于这种种美好中警告你夏已经来了。这不足一个月的春天却急速地演绎了如此命运的奏鸣,渺小的我除了感叹和赞美已经不知所云了。

夏是一个强硬派,他不懂的委婉不懂的温柔,他只会用它激烈的感情让你确确实实认同他的存在。气温早已涨到了三十度蔚蓝的天空下太阳无情的灼烧着大地。但哈尔滨的热,只是热,他并不拖泥带水的掺杂点什么别的感情,你并不会有过分的潮湿的感觉,热也热得如此爽快,不愧是哈尔滨呢。在四公寓厚厚的墙壁的保护下,躺在床上,蓦的吹来了一阵风,真是凉快,在现代人无可奈何的躲在现代文明的庇护下的今天,我竟在这里独享大自然赐予我的清凉,心里忽然洋溢起一阵幸福。无论多热哈尔滨的风都是凉的,因为凉已经渗到了他的骨子里,倔强的她不会完全的屈服于太阳的压力。忽然,一时诡异,明明湛蓝的天空,不知从何飘了了大片大片的云。在你刚有意识的时候,狂风早已乍起,通过窗口望去公寓前的柳树被搔弄得不知所措的甩着手臂,漫天扬起的柳絮似乎是想要逃离,可就在突然的一个雷声之后,世界在那几秒钟凝固一样的安静,不出多事骤雨,这便是骤雨!才一转眼马路操场已经全湿了,空中除了飘着的雨滴,其余的都被洗去。各种树叶滴落着晶莹,又重新闪着发亮的绿。即使打着伞的人都是匆忙的去躲雨。不一会儿,天地间就只剩下雨滴和整齐的校园了,不时低飞的燕子,也是匆忙的掠去,不留任何痕迹。到了傍晚天空更是蓝得晶莹,远处夕阳的余晖不死心的渐渐沉到远方的云里。天没有黑,哈尔滨的天在夏天从不会黑的那么快,人们都出来了,在南体已经开始有人跑起步来,傍边的健身器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嘻嘻笑笑的光景中,玩的不甚开心。对面的篮球场也早已挤满人,挥洒着青春。一时间在旁边坐着热身运动的我,看着如此其乐融融的光景,已让我享受的忘乎了自己。

暑假刚刚过去,可回来的人发现夏天依然没离开哈工程。迎来了学弟学妹的欣喜,和学弟学妹们面对自己新生活的种种感情一起闯在了那个新的学期。当军训的口号声响起,当各种军歌此起彼伏,暗暗地感到自己又大了一级,脸上竟流露出了似是而非的笑容,那一刻我才发现我是如此珍惜着这个校园,如此珍惜着这里的生活,哪怕我离毕业还不近但那萦绕不尽的感情却和着军训的口号声挥之不去。就在军训结束了生活回归了平静。短袖已经不知何时离去,突然一场淅淅沥沥的雨,打落了大片门前柳树的枝叶,自己默默的加了一件衣服,后知后觉的想着,原来已经秋天了啊。图书馆的枫叶慢慢地红了,奥列霍夫广场的树结下了串串的果子。天好高好高,好蓝,蓝得如此纯净,朵朵的白云也不知凑出了多少令人想入菲菲的造型,刚想着凉快了,刚算是走出了暑意。可就在你还没真的享受所谓的秋高气爽的时候,天空就慢慢的飘起了白雪,第一场雪就这么来了,冬天就这么来了。

来到了工程大学,我才知道原来植物的凋零是在冬天,一阵突来的降雪就把大部分的枝叶打落,放眼望去落地的不是枯黄而是片片绿,这里的生命一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一直都尽力的汲养,尽着生命最大的全力,努力中生着,努力中死去,就是如此耿直而刚烈的生命,这便是我见证着的生命啊!

终于持续近半年的冬天来了,北风吹着雪将冰城一遍又一遍的银装素裹。树木早已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光杆司令,只有松柏还留着枝叶,我是一个北方人,但真的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原来冰雪下的松柏真的令人如此感动。零下二三十度我们已经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有一个球,而被积雪压弯的松柏却依旧那么静静地站着,他们安静的深沉的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学校早已将冰场浇好,重重的在那里摔几次,而后快活的尽是笑声。原本静默的冬天,我们大学生又怎会耐得住寂寞,不久各种雪雕就林立了起来装点的校园分外妖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我单手拿着手机,照下一张张美丽的图片,而后向着远方的亲人朋友炫耀着我们校园的魅力,手是冷的,心却如此的灼热。

或许哈尔滨工程大学年年岁岁都在轮回着这一次又一次生的历程,而我又幸运地在这里安静的享受着这美好的年华。这里有我们每一个学生的青春,这里永远都洋溢着朝气,一个甲子的时间里不知有都少人和我一样见证了这里美好的一切,不知有都少人感谢着这里曾是他们金色的记忆。或许不知不觉间你我都在深深的祝福着吧,祝福着你,祝福着我,祝福着我们已经六十岁的母亲。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文章录入:B_wangguangyu    责任编辑:B_wangguang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