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雨细杏花廊
作者
邰宇浩
来源
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9-12-13

分享

“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风。”

三春正是百花次第绽放的时节,自古不乏吟咏的诗词,所以在第一缕清爽的杨柳风吹起时,我们就知道这是到了烟雨中赏玩杏花的时候了。然而北国的春日来得晚些,按理雨水二候是杏花,在哈市却迟至谷雨之后。但正因如此,反而滋生出一种始盛开的秘境感。

“春雨贵如油”,这是一句妇孺皆知的农谚。我们虽然不事桑农,也知道春日沛然的雨水对禾稼一年的生长作用不小。而今日说这句话,却不只这个意味。

在漫长而洁白的冬日里,杏树只是写意的几笔枯枝,静静地立在长廊的一边。当瑞雪覆盖施了明艳釉彩的长廊时,树枝上的黑色便好似活了一般,游走在纯净的白色空间中,在十一号楼恢弘的歇山顶下注视着莘莘学子。但是愿意驻足的同学却寥寥无几,大概是心有不甘吧,在六出融入春泥后,杏树便借着细腻的春雨洗净了躯干,在颉颃的燕鸣中努力结出可人的花苞。花萼上一片片花瓣包裹着一个个软甜的梦乡,梦乡中的幻影缓缓溢出,引发了许多遐想。

“蘋叶软,杏花明,画船轻”是心中浮现的第一句诗。一蓑画舫,撑在软漾的春水中,应该是江南水乡的景致吧。忽然想起了高中的语文老师,语文老师也有些年纪了,却有着一种萧然的书生感。在讲到韦庄的“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时,他流露出的陶然神态,让淘气的我们在无声中深深感受到了文字的力量。不禁顺着想起了韦庄的“春日游,杏花吹满头”,则是一番别样的青春。

花苞又涨大了些,但还没有绽放。虽然杏花不是很难见到,但像这样一片杏树一齐开放还是未尝目睹,不由得暗想,待到盛开时,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那样的生机澎湃,还是如“却因梅雨丹青暗,洗出徐熙落墨花”般的淡雅,好期待啊。又一次微雨后,杏花一瞬间绽放开来。放眼望去好似白色的水面轻轻地泛着涟漪,由花瓣攒出的树冠有着白云般的触感,好像下一刻就会轻盈地离开枝桠漂浮起来。花下有摩肩接踵的游人,老人家们是很安静地踱步,不时摩挲一下树干,平日嬉戏玩耍的孩子也沉浸其中,温和地仰望着。看着小孩子明亮的眼睛,就想到认字时的韵文里有“邺仙秋水”一句,大人讲解说是贺知章称赞李泌幼时目如秋水。今日看来,杏花下每个孩子的眼中都有泛着光的涟漪。

拿一块杏花饼,坐在廊中,可以看到湛蓝天空背景中撒下姁姁的阳光,一半包裹着杏树,一半落在游人的脸上。有杂记说长沙小西门外炊烟依依,舟棹往来,实人间之胜景。当时不能明白人烟为什么会被称赞,而且还是胜景这样很高的评价。当清风拂过,杏花纷纷匝地,惊起游人的频频赞叹时,方才理解在丰乐、喜雨诸亭落成后,先贤为什么是那样的欣喜了。

在宛如墨染的天幕下,游人已经散去了,一朵朵杏花沐浴在月亮的清辉下。可以近前细细地观瞧,最先入目的是纤细的花蕊,相互遮掩,洁白的蕊上点缀着嫩黄的蕊珠,桂华下看得不是很真切,吹来的淡香却勾起了白日的所见。退回廊中连着天际赏玩,想起了唐人“薄薄春云笼皓月,杏花满地堆雪香,醉垂罗袂倚朱栏,小数玉仙歌未阕”一诗。确是如此,杏花不停落下,逐渐铺满了廊前的台阶,月光也是喜爱杏花的,轻轻地盖上了一层薄衫。靠坐在长廊的拐角处,闭上眼睛,感受一缕缕的清香,仿佛置身在杏坛边,“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的先师就在一旁弦歌,如春风时至,至则万物生。但这只是庄生的寓言,当不得真,不知先师厄于陈蔡,畏于匡时是否也有这一缕暗香作伴,北斗慵懒地睁了睁眼,默不做语。

很早就听闻长廊边杏花的盛名,因此在入春后就一直期待着。可是北国地气回得晚,在其他同学看遍春花烂漫后,感慨开足荼蘼花事了时,长廊才陪着杏花绽放开来。当如愿见到洁白的杏花时,春日已经走到了尽头,临近风雨无定时的孟夏了。此时的雨不再寒冷,雨势也渐渐增大。前夜入睡时听见数声雷鸣,继而是淅沥的雨声。翌日清晨还未走到长廊,就看见无数的花瓣黏着在廊檐上,不时顺着雨水滑落至地面。再看向枝干,些许花瓣附在上面,枝头残留的花瓣依偎着花蕊。古人说:“留得枯荷听雨声”,自此而后,枯荷也是可人的。那眼前之景大概可以称为残杏,若说更添残杏听雨声,就显得味如嚼蜡了。还是王荆公的“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说得切当。

雨珠从廊檐上飞起,又落在杏树下的泥土里,仿佛在说:来春相会。

文章录入:赵琳琳  编辑:赵琳琳
视觉
新闻最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