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写字
作者
张瑾
来源
工学周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9-12-13

分享

老头今年六十八岁,一头白发,精神抖擞,一大爱好就是写字。

我见过老头写字,肉掌三指一掐就把笔杆卡在掌中,饱蘸墨汁大笔一挥,那撇捺几乎要从纸张上扬起翅膀飞出来,墨色饱满得酣畅淋漓。他的字写得好看,有板有眼,颇有点书法家的意思;也写得张狂,人道字如其人——也确实像那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头本身。老头写字写得好是源于一个秘密,年幼的我窥见了秘密一角——老头静坐发呆,或者自己一个人抽烟喝茶之际,总是翘起右手食指,对着空气龙飞凤舞。我难抑大涨的好奇心,凑过去向他打探这个秘密,老头顺水推舟,指头飞舞一番定住,点点我的脑袋:说说,什么字儿?

老头闲时不仅爱在空中画符,还爱讲故事,叨叨起来没完没了。把大孙子往身边一拐,就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美美地点上一支黄鹤楼,见缝插针地讲他过去的故事。老头农民出身,讲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故事惟妙惟肖。他说小时候特别爱读书,可惜每天都得跟红薯、玉米还有担不完的粪土、拔不完的野草打交道。这确实很难想象,毕竟身在城市,在柏油路和炫目瓷砖铺就的地上,一方泥土都是少见。他斜斜睨了我一眼,意有所指:小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我确实是不太知福,每日守着黑板桌椅和智能教具,借着白炽灯光写字看书的时候还满腹牢骚。老头那时候哪有这条件,他们的教室墙漏风,有桌没椅,全靠俩小伙伴一起搭伙扛木板垫砖才有地方落座。后来又赶上那个动荡的年代,老头的学习生涯也就此暂停。写字的爱好却不曾断绝,但每天就只能在空中比划,吃饭、如厕、干农活的间隙,一遍一遍地写。这就是那个秘密的雏形,穷苦和热爱是这个秘密辛酸的底色。时代、环境以及环境下的人一起造就了这个秘密。

而今这个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了。那天我手机一颤,就瞧见老头横眉竖眼的头像一亮。我觉得惊奇,点开对话框和他远程对话,原来老头写字的工具鸟枪换炮,孩子们瞧他手不得闲,帮他物色了一位得力助手——新型智能手机。“空闲的时候能写写画画,顺便看看小院外头的世界”,老头的字变成宋体,可是字里行间的欣喜却没消减半分。老头挥指间的潇洒有了依托,我也瞬间高兴起来,多回两行字,给他发挥才华创造机会。

后来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他,对写字工具升级换代有何感想?他单指一抬,娴熟地滑过手机屏幕,指肚与玻璃相贴,好似征鸿翩翩起舞。定睛一瞧,亮莹莹的输入界面显出八个大字来,字叙其言,大抵也就是老头心中所想——

“时代进步,国富民强”!

文章录入:赵琳琳  编辑:赵琳琳
视觉
新闻最新 更多>